学术资讯
华岩论坛第53讲:“南北朝佛典注疏的制作与过程——以敦煌写本为中心”圆满举行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14  浏览次数:

2018年5月4日下午2点,由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与重庆市华岩文教基金会主办、中国政法大学宗教与法律研究中心和人文学院研究生会承办的“华岩论坛”第53讲在学院路校区教学楼422教室举行。本次活动邀请了韩国金刚大学佛教文化研究所人文韩国研究中心教授池田将则担任主讲嘉宾,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史经鹏老师担任翻译,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宗教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俞学明教授担任主持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张雪松老师、北京大学哲学系杨浩老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陈志远研究员、中国佛学院昌如法师、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雷晓丽老师等数十名北京各高校师生参加了此次活动。此次讲座的主题为“南北朝佛典注疏的制作与过程——以敦煌写本为中心”。

池田将则教授的讲座采用了实例分析的方法,通过列举、对比和分析实例,总结出南北朝佛典注疏的特点,令人印象深刻。具体而言,此次讲座主要分析了现行本净影慧远《大般涅槃经义记》卷七与敦煌写本《涅槃义疏》第七卷,以及杏雨书屋本《大乘起信论疏》与昙延《大乘起信论义疏》两部分内容。

池田将则教授指出,现行本净影慧远《大般涅槃经义记》卷七主要体现出四个方面的特点,分别是四字成句、追加说明、指示别章和变更解释。而无论哪种特点,《涅槃义疏》第七卷修订后的文本均与现行本《大般涅槃经义记》一致,不同之处在于,现行本中提到的某些“别章”在《涅槃义疏》第七卷中不存在。由此可见,敦煌写本《涅槃义疏》第七卷是《大般涅槃经义记》的前一个版本,但这并不意味着《涅槃义疏》第七卷的注释者就是净影慧远本人。接着,池田将则教授通过对比分析杏雨书屋本《大乘起信论疏》与昙延本《大乘起信论义疏》,认为昙延《大乘起信论义疏》引用了杏雨书屋本《大乘起信论疏》。但杏雨书屋本《大乘起信论疏》在昙延的引用之后又经过进一步的修订才形成了现存的杏雨书屋本《大乘起信论疏》。最后,池田将则教授总结道,注疏的过程和背景往往十分复杂,每一个环节都值得我们深入探究。

 

文/孙永会、陈静瑜

图/赵月星


上一条:法律语言学术沙龙第三十七期顺利举行     下一条:华岩论坛第52讲——“天人视域中的...

分享到:

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 © 版权所有
学院路校区: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 邮编 100088

昌平校区:北京市昌平区府学路27号 邮编 102249

 

电脑版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