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中国和文化”座谈会在中国政法大学圆满举行 -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
学术资讯
首届“中国和文化”座谈会在中国政法大学圆满举行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6-04  浏览次数:

春夏之交,天清气爽。2018年5月6日下午,首届“中国和文化”座谈会在中国政法大学学院路校区科研楼二层B段210会议室举行。参加此次座谈会的嘉宾有北京大学哲学系张世英先生,安徽大学哲学系钱耕森教授,北京大学哲学系杨浩,北京行政学院学报编辑部魏新,北京市委党校哲学教研部陈欣雨,外交学院基础部孙铁根,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博士宋霞,前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所长傅永吉,多学科独立研究学者汪致正,贵阳学院刘宗堂,浙江省老子研究会陈后杰,以及来自本校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的老师俞学明教授、孙国柱、郑云艳、苏峻、吕明烜,学生陈静瑜、李竟泽、孙永会等。

有道是“和也者,天下之达道。”和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是中国文化活的灵魂,也是中国贡献给世界的宝贵精神财富。诚所谓“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此次座谈的主题为“大道和生学”与中国和文化。

会议伊始,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俞学明教授担任主持,对于与会学者的到来表示感谢与欢迎,会议在一片掌声中开始。随后,学界耆宿张世英老先生致辞,张先生首先自谦在中国哲学方面是外行,款款回忆了自己与中国哲学的缘分。由于家学的熏陶,张世英先生小时候就熟读《论语》、《孟子》、《道德经》、《史记》、《古文观止》等传统文化典籍。张世英先生还披露,自己之所以转向西方哲学的研究,是受到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课程的影响。到了后来,张世英先生从研究德国古典哲学转向西方现当代哲学,在此阶段,张世英先生发现西方现当代哲学与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等思想可以进行深度的对话,于是重新回到了中国哲学,把小时候念的古书又捡回来了。众所周知,张世英先生在哲学研究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可以用学贯中西来形容。张世英先生所分享的治学过程,使得人们对于张世英先生的学术成就有了更为直观而深刻的了解。

随后,张世英先生从哲学的视野分析了中国文化的特点,认为中国的第一大哲学家是老子。在这一高屋建瓴的学术史脉络梳理过程中,张世英先生高度重视钱耕森教授所提史伯是中西哲学史上第一位哲学家的说法。张世英先生还充分肯定了钱耕森教授的学问功底,指出钱耕森教授的“大道和生学”不仅能够跟着讲,还能够接着讲,“大道和生学”有创新,有新见。最为难得是,张世英先生还指出创新要具备两大条件,一是有根有据,二是要有功底。张世英先生引用德国哲学家的名言说,为学要像植物一样,植物生长是向着太阳升得越高,地下扎根就越深,向上就是创新。张世英先生分享的经验,为与会学者带来了巨大的教益。

张先生现年业已九十八岁高龄,但是整个致辞过程精神矍铄,思维清晰,声音洪亮,不时有幽默风趣之语,体现了一位世纪老人的风范,一位哲学家的智慧。随后,与会学者以自我介绍的形式,和张世英先生进行了互动。

在主旨演讲阶段,安徽大学哲学系的钱耕森教授用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详细论述了史伯在中国哲学史上的意义。中国哲学史的发端,是一个重要问题。在中国哲学的创建过程中,陈黼宸先生最早主张始于三皇五帝,胡适先生主张始于老子,冯友兰先生主张始于孔子,尤其是后两种主张流行至今近百年了。钱耕森先生结合《国语》的记载主张始于史伯。钱耕森先生认为——世界万物,是如何生成的?生成万物的本原,是什么?这都是哲学问题。而史伯对万物的本原及其产生万物有着系统的论述:“夫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以他平他谓之和,故能丰长而物归之。若以同裨同,尽乃弃矣。”(《国语·郑语》)史伯是以“和”为生成世界万物的本原,可简称为“和生”说。“和生”说,是史伯发前人之所未发的创新。与此同时,史伯是西周末年人,约早于老子和孔子三百年,提出了“和实生物”的哲学,对老子和孔子产生了重大影响,是孔老的先驱,是中国哲学史上的第一位大哲学家。这样,中国哲学史的开端顺理成章也就从前5世纪提前到前7、8世纪,完全可以也应该大大地提前二三百年!另外,史伯比西方哲学史上的第一位哲学家泰勒斯(Thales)早约200年。所以,史伯也可称为中西哲学史上的第一位大哲学家。钱耕森教授的说法颇富新意,引起了与会学者的极大兴趣。

在钱耕森先生演讲的过程中,张世英先生在笔记本上认真记下了自己的心得,张世英老先生治学的严谨态度和谦虚风范为后学树立了榜样。

 

(张世英先生亲笔。摄影:俞学明教授)

座谈会下半场由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孙国柱老师担任主持。在座谈会“中国和文化介绍”板块,北京大学哲学系杨浩老师结合中国传统三教关系的背景,从哲学是否需要依赖本体路径、“和”是否为中国哲学最高范畴等问题意识出发提出了许多富有启发意义的观点。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吕明烜老师则从儒家哲学的视阈出发,结合“羹”与“鼎”这一比喻进行论述,提供了重新理解和生概念的新鲜哲学视角。北京市委党校哲学教研部的陈欣雨老师则分享了张立文先生的和合学。张立文先生的和合学,是中国当代和文化的重要理论形态。陈欣雨老师的精彩讲解,清晰而完整地揭示出张立文先生和合学的理论架构和哲学内涵。在“从西方哲学角度评价中国和文化”板块,外交学院基础部的孙铁根老师从中西对比的角度出发,指出哲学的定义在西方发生了从“存在者”到“存在”的巨大转变,传统形而上学遭遇了“解构”的命运,孙铁根老师认为从海德格尔等人的哲学精神出发更容易发现中国哲学的特殊意义。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苏峻老师则从西方伦理学中的古今之争出发,系统讨论了“合乎善的和谐”与“合乎正当的和谐”两种进路。苏峻老师指出,根据亨利·西季维克 (Henry Sidgwick)等人的研究,古代伦理学的核心问题是“我应当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现代道德哲学家并不关心这个问题,而是关心“我应该做什么?”这一古代伦理和现代伦理的根本区别为人们深入思考和谐的意义提供了切实的比较视野。

随后,座谈会进入“研讨、座谈”板块。在此环节,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郑云艳老师则从学科史的角度提出了如何界定某一学科“第一人”的基础性看法。前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所长傅永吉,北京行政学院学报编辑部魏新,多学科独立研究学者汪致正,贵阳学院刘宗堂,浙江省老子研究会陈后杰等与会嘉宾亦纷纷发表了自己的心得看法。在涉及对话的部分,钱耕森先生则给与了积极的回应。自由、轻松、愉悦的氛围进一步推进了思想的深入交流。

“中国和文化”座谈会,由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孙国柱老师发起,希望通过“坐而论道”的形式,进行古今东西的对话,为中国和文化在当今社会的发展做出一定程度的探索。此次论坛的主旨演讲嘉宾为钱耕森教授。钱耕森教授出生于1933年,早就到了退休的年龄,却老当益壮,精进不已,自觉构建着“大道和生学”新哲学体系,体现了强烈的创新精神。经过历时四个小时的深入座谈,中国政法大学首届“中国和文化”座谈会取得了预期的效果,获得了圆满的成功。

 

(摄影:陈静瑜)

附:张世英先生讲话原文:

让我这个搞西方哲学的人参加这个讲中国哲学的会,我完全是个外行,你们算是找错了人吧。不过,我倒是对中国哲学还是很有兴趣的。我的父亲是一个中学语文教师,从小就教我《论语》、《孟子》、《道德经》、《史记》、《古文观止》,这些我大概初中以前,差不多很多都能背了,但是并不见得懂。念大学以后,我念的是西南联大,主要受的是西方教育,几十年很少接触中国哲学。我对西方哲学的兴趣最初是从在西南联大哲学系选修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课程那里来的。他讲中国哲学史,主要的是用西方新实在论哲学的观点,用西方分析哲学的观点来讲中国哲学史。他当时给我一个印象,西方哲学理论性强,中国哲学很含糊。我从小喜欢数学,爱好理论和分析,冯先生讲中国哲学,反把我引向了西方。结果我后来主要就是搞西方哲学史。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我从德国古典哲学转向西方现当代和中国古代哲学。我又转而把小时候念的那些中国的古书翻出来,所以我最近这几十年写的东西,大都是结合了西方现当代和中国的古典东西。现在有人称赞我,说我中西贯通,其实这个是太过奖了。不过我现在搞西方哲学,常常跟中国哲学结合起来,这倒是事实。就这样,我也就对钱耕森老师的书有了兴趣。除了钱耕森老师的,其他讲中国哲学的,我也涉猎一下。

我发现钱耕森老师的思想成就的特点,有两条,一个是有创新,有新见,比如说最明显的是,他提出史伯是中西哲学史上第一个哲学家。我们现在学术界,一般来讲,创新的东西不多,就是说老话,是冯友兰的跟着讲,而不是接着讲。钱耕森老师的思想成就除有创新外,另外还有一点,他的创新都是有根有据的。所以他的第二个特点是功底很深。又有创新向上的东西,又有底下有功底的东西。我想起西方有一个哲学家,我现在忘了他的名字,他说了一句名言,他说:我们要像植物一样,向着太阳长得越高的,那么往地底下栽根越深。向上就是创新,真正有创新的人其实都是功底很深的人。钱耕森老师的特点就是,把向上有创新,跟他的深厚功结合起来。近多少年来我跟他联系比较多,跟我欣赏他这个有关,又有创新,又有根底,这是我说的第一点。

第二点我就谈谈第一个哲学家。根据我小的时候念的道德经,我一直认为中国的第一大哲学家是老子。我基本上不承认孔子是哲学家,对不起,你们搞儒家的人,可能要骂我。有人说我搞黑格尔,我的这个看法是不是从黑格尔那里来的,因为黑格尔骂孔子。不是,这完全是我自己的想法。多年前我在光明日报,人民日报,发表过几篇文章,我把《论语》和《老子》对比。《论语》大多是一些简单的道德箴言,没有什么理论论证的。《论语》里面有很多思想,大家都不敢引。孔子说:见大官,和见小官,态度都不一样,见小官,侃侃而谈。见大官,要谨谨慎慎。还有,见到君王,君王坐过的位置,空在那里,尽管离开了,但是我们经过他的位置的时候,要吓得发抖,要气都喘不过来,要等着你走过了这个位置,才轻松了。这是他的原话,我把它翻成白话就是这样讲的。还有,孔子说:我最讨厌那个位置低下,还老还批评上级当官的人。你看孔子这个心态!可同样是儒家的孟子,孟子说什么了,恰恰相反,孟子说:“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孟子还有很多讲民主的话,大家都很熟悉,我这里就不引了。总之,不要把孟子和孔子看作是儒家就一样看待。当然,另外一方面,孔子确实有很多讲仁义道德的好思想,这一方面还是应该承认。所以我有一篇文章讲,对孔子要一分为二。这是孔子。那么跟老子相比,老子才是真正大哲学家。老子里面,每一段,你们仔细看,都是前面说一个大前提,后面说一个小前提,然后一个“故”怎么样?你看他很多段落,《道德经》里面,差不多都是一个个理论的片段,完全是理性的东西,有论证,有分析,而且讲了很多哲学本体论方面的大道理,这些都是孔子所远不能及的。所以我把老子看作是第一大哲学家。

(此文字整理稿经张世英先生审定)


上一条:蓟门谈史第20讲——“民间文献与田...     下一条:华岩论坛第55讲——“茶禅一味:历...

分享到:

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 © 版权所有
学院路校区: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 邮编 100088

昌平校区:北京市昌平区府学路27号 邮编 102249

 

电脑版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