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资讯
“蓟门哲谭”第六讲——“两级医疗的优点”讲座成功举办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4-09  浏览次数:

2019年4月2日上午,香港城市大学范瑞平教授做客我校人文学院哲学系主办的蓟门哲谭,做了题为《两级医疗的优点——公共政策中的生命伦理》的学术报告。本次讲座由人文学院研究生会承办。人文学院哲学系倪寿鹏老师担任主持人,人文学院院内外相关专业的老师、博士生、硕士生等参加了活动。

范瑞平教授围绕“两级医疗”这一概念为中心进行了系统讲解。他首先从两个方面对两级医疗进行了讨论,即“谁来支付医疗”和“谁来提供医疗”。一级医疗完全由国家提供医疗并支付医疗费用;两级医疗则由公家和私家两级来支付医疗费用,由公立和私立医院两级来提供医疗服务。相比较于加拿大式的极端平等主义和美国式的极端个人主义,香港的医疗制度就是比较成功的两级医疗制度。在谁来支付医疗费用这个问题上,香港公立医院由纳税人供款,政府直接支付;私立医院的支付则主要有赖于香港稳定可靠的私人保险公司。在医疗的提供者方面,香港私家医院与公立医院相互配合,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之所以要如此强调两级医疗的重要性,是因为其与那些最为核心的人文价值紧密关联。认为医疗只具有经济价值而不具有人文价值是一种误解,医疗绝不能仅仅考虑效率,所有人都会承认人文关怀的重要性,我们需要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那么一级医疗更为公平还是两级医疗更为公平呢?借对此问题的回答,范教授批判了现代医学人文主义的虚妄。现代医学人文主义追求四种主要的价值:最好医疗、平等医疗、自由选择、费用控制。这些价值无疑都是值得追求的,但把它们放在一起指导公共政策时的结果非常差,甚至是两两相互冲突,任何一种价值也落实不了。要解决这个问题,各个国家或地区都可从自身传统资源去寻找智慧,重新建构医学人文主义以指导公共政策的制定。

儒家传统在此问题上,即有较为成熟的思想资源可资利用。与义务论和功利主义都以原则为基础,以自由、平等为核心不同的是,儒家美德伦理学认为最基本的道德准则是美德而不是原则,美德最核心的东西是“爱”,“爱”要比自由、平等更为基础。而儒家之爱的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它既讲普遍之爱,又讲差等之爱。儒家讲普遍之爱自有其传统,在差等之爱上其成熟而系统的思考又在人类文明中绝无仅有。如果深入体味的话,“爱”的本质就是不平等的,彻底的实现平等之爱,实际上就取消了爱本身更为深刻的维度。孔孟一系在这一问题上的反思要比墨家“兼爱”更深刻、透彻;而西方文化中对爱的性质反思不够,或强调以主体为中心的爱,即犹太—基督教文化所强调的“上帝之爱”;或强调以客体为中心的爱:对象具有某种值得爱的特点或性质而被爱。儒家深刻之处在于它发展出了第三种爱,即基于关系之爱:被爱对象因与我出于某种关系而被爱。关系有亲疏远近之分,那么我们在反思个人的道德义务的时候就不能忽视差等之爱。因此,一个制度的安排、一项公共政策的制定,一定要给个人行使差等之爱的义务和权利留下空间和自由。如此在医疗领域就凸显了两级医疗的重要性:“公立一级为所有公民提供基本的医疗以体现普遍之爱,私立一级为人们实践差等之爱留下机会”。

范教授的发言结束后,倪寿鹏老师充分肯定了这次报告:既有现实意义,又有理论高度。在座的老师和同学们纷纷提问,范教授对大家的问题认真地作了回应。讲座在亲切友好的氛围中圆满结束。

 

主讲人简介:

范瑞平教授是美国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哲学博士,香港城市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生命伦理学及公共政策讲座教授。专著有《重构主义儒学:后西方道德问题反思》(英文,2010)和《当代儒家生命伦理学》(中文,2011)。其主要关心的问题之一是儒家思想对生命伦理学问题的可能贡献,他的一些观点和立场在生命伦理学研究领域产生了重要影响,并在国际上被看作是儒家生命伦理学的代表人物之一。

 

(撰稿:张代霖;摄影:夏瑞斌)


上一条:“军都论史”青年学者论坛第三讲顺...     下一条:历史研究所"军都论史"青年学者论坛...

分享到:

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 © 版权所有
学院路校区: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 邮编 100088

昌平校区:北京市昌平区府学路27号 邮编 102249

 

电脑版   |   手机版